所有信息

【广州日报】防风险、精准治,卵巢癌的最新HRD检测值得“安利”

女星安吉丽娜·朱莉先后预防性切除乳腺、卵巢和输卵管,“安吉丽娜效应”引发了BRCA基因检测大科普。多年过去了,卵巢癌风险筛查与精准治疗有了更多进展——

11月13日,《上皮性卵巢癌PARP抑制剂相关生物标志物检测的中国专家共识》发布会及卵巢癌精准治疗规范化巡讲启动仪式在广州举行,医学检测专家、中山大学逸仙纪念医院细胞分子诊断中心副主任欧阳能太教授指出,除了BRCA基因检测,还有最新的HRD检测,帮助预测卵巢癌患病风险并指导患者靶向治疗。

 

“安吉丽娜效应”:卵巢癌BRCA基因广为人知

“我从前做病理医生,如今专门研究肿瘤,正是这一事件让我了解基因检测的重大意义。”欧阳能太说的事件,正是安吉丽娜·朱莉检测出BRCA1、BRCA2基因突变,在37岁、39岁先后预防性切除乳腺、卵巢和输卵管,并在《纽约时报》刊文《我的医疗选择》,根据评估,手术后她的乳腺癌患病风险从87%下降至5%,卵巢癌患病风险从50%降至1%以下。

卵巢癌是妇科常见恶性肿瘤,恶性度高、死亡率高。据2015年中国癌症统计报告,我国卵巢癌每年新发约52100例,死亡约22500例,即约有一半患者会死亡。

正是“安吉丽娜效应”,让卵巢癌BRCA基因从此广为人知。

在卵巢癌领域,BRCA基因检测,首先可用于预测发病风险。研究发现,一般女性终身发生卵巢癌风险约为1.3%,而BRCA1突变携带者,终身发生卵巢癌风险可高达39%;BRCA2突变携带者,终身发生卵巢癌风险可升高至11%。家族内有发病史的女性,如果确认遗传性BRCA基因突变,可像安吉丽娜所做的预防性切除手术,当然这是选择,并不意味着人人都要这么做。

其次可用于靶向精准治疗,提升癌症治疗领域最关注的五年生存率。目前已有针对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靶向治疗药物,比如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能延长BRCA基因突变患者的生存期。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经过初次手术、化疗之后,服用奥拉帕利后56个月才有一半患者复发,而对比安慰剂组,到了13.8个月就有一半的患者复发。

 

“直捣黄龙”:更值得拥抱的HRD检测

BRCA基因检测如此之好,但却只有少部分患者获益——研究发现仅约20%卵巢癌患者检测出BRCA基因突变。

有准确靶点才能精准使用靶向药,这已经是人们共识,但在卵巢癌上有点不同。药还是这个药,但约有30%的BRCA基因无突变患者也治疗有效,这是怎么回事?

欧阳能太教授指出,主要因为PARP抑制剂其实针对的是“同源重组修复缺陷(HRD)”,BRCA等基因异常是这一缺陷发生的“因”。通俗来说,基因异常等相当于磕碰或伤害,HRD相当于愈合无力留了疤,所以HRD检测也被形象地称为“基因组疤痕检测”。

如果只对BRCA基因突变靶向用药,那受益患者仅占25%;叠加上其他已知并能检测的基因异常,这一比例增至30%;如果直接对HRD这一“果”检测,那比例增至50%。事实上,研究统计,约有50%以上的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为HRD阳性,也就是说,应该有比BRCA基因突变多得多的患者被筛选出来,使用PARP抑制剂进行精准靶向治疗。

正因如此,在欧阳能太教授这样的专家看来,与BRCA基因检测相比,HRD检测更值得我们去拥抱,去“安利”。

不过,HRD检测目前尚无法大量进行,国内多家公司正在进行检测试剂研发,有的正处于临床试验或上市前阶段。

好消息是,中国专家们达成共识:HRD是卵巢癌PARP抑制剂治疗相关的重要生物标志物;HRD阳性患者对PARP抑制剂呈现高度敏感。即将见刊的《上皮性卵巢癌PARP抑制剂相关生物标记物检测的中国专家共识》引入了HRD检测必要性。相信不久将来HRD检测即可在我国应用于临床。

专家们指出,HRD检测有助于指导临床合理用药,可望为我国多达四分之三的BRCA阴性患者争取到精准靶向治疗的机会。

 

BRCA基因检测与HRD检测,怎么选?

既然HRD检测事实上包括了BRCA基因检测,那是否对卵巢癌病人而言,做HRD检测是首选项?

对此,欧阳能太教授指出,目前所有HRD检测的设计基本上是都包含了两部分,BRCA1/2和基因组疤痕,结果则是二者任一为阳性,即HRD阳性,可确认为靶向用药适应症。

关于检测时机的问题,“要强调的是,各专业指南都建议卵巢癌一旦确诊就应当送检”,欧阳能太教授说。

常常有患者抱着“还不知道要不要靶向治疗”的心态,术后不马上检测,直到放化疗没效或复发,靶向治疗成为“最后一根稻草”时才准备做检测。事实上,样本可能因为陈旧已不适合检测,因为石蜡样本的热胀冷缩可导致DNA片断化,比如一年以上样本检测效果就可能没那么好了。

及时检测的另一个意义是可以对家族成员进行发病风险的评估。一旦确定患者存在遗传性的胚系基因突变,对家系成员也应抽血验证,如果携带了同样的突变,需要找遗传咨询师,根据生育状况等可选择预防性切除手术降低发病风险,或加强体检筛查。

 

揭秘:检测实验室从“无菌”至“无DNA”

“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名气很大,但基因测序检测难度更大!”欧阳能太教授指出,二代测序等精准检测称得上是整个医疗领域里难度最大的技术,因此从实验室建设到临床生物信息分析团队,都需要具备先进理念与高超技术。

比如前不久在我们举办的一个核酸检测实验室建设会议上了解到,很多实验室没有充分考虑到防DNA污染的问题,要合规的话就要重新装修。在医疗领域,以前大家比较熟悉的是“无菌”概念,而核酸检测需要的是“无DNA”概念,暖通系统设计完全不一样。

至于在医院进行基因检测的优势,欧阳教授认为,“基因检测结果的注释与解读必须紧密结合临床。医院实验室的检测人员有更多的机会与各临床科室医生沟通交流。以我们中心为例,基本上每天都有与临床科室的多学科讨论或会诊”。基因测序检测不是一个简单的检验,甚至很多医生拿到一份报告也读不懂,所以需要多学科合作才能完成一份准确的报告,最终给患者一个更精细、更精准的医疗方案。

 

【记者】何雪华

点击阅读原文:

广州日报(防风险、精准治,卵巢癌的最新HRD检测值得“安利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