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信息

我看70年新成就

同心奋斗七十年    共创中华新时代

——共和国70周年华诞感言

许德清

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皮肤病学教授、主任医师

    回望70年,祖国经历了枪林弹雨的岁月,一步步走向了繁荣昌盛。在我90年的人生里,作为一名中国人,我见证了新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;作为一名老党员,我自豪地看到我党从仅有50余人的党员发展为如今超过9000万人的世界第一大党;作为一名医生,我欣喜地看到祖国的医学事业正在飞速发展,一个个医学难关正在被攻克。我深深地体会到,没有共产党和新中国,就不会有如今国家各方面的发展。

经历过最艰难的日子,才会更珍惜如今的和平与繁荣。1929年,我出生在海南。在我年仅9岁的时候,我就目睹了一大批日军占领了我的家乡,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。即便是我离开海南后,多少次午夜梦回,我都会从梦中惊醒。生活在一个和平且能吃饱饭的年代,成为了我当时的最大梦想。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国民党时期,我们一家经历了饥荒、贫困。直到1950年海南岛解放前,对共产党解放区的向往吸引着我与弟弟一起来到广州读书,并在政府助学金的帮助下最终完成了学业,为此我对党和政府充满了感激。我的一生经历了从食难果腹到步入小康,见证了家乡从土坯草房到高楼林立。我还记得改革开放的那一年,政府决定设立海南为经济特区,海南人民的生活由此进入了新阶段。如今习总书记又提出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,我们都相信,海南人民正在迎来最好的时代和机遇,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党和国家的正确领导。

而在医学上,我的感悟则更深。我刚毕业的时候被派遣去学习防治麻风病。当时的中国,全国上下谈麻风色变,人人自危。国内有超过100万的麻风病人,且山东、广东都是重灾区。而我在山东跟随齐鲁大学医学院尤家骏教授学习时,也未想过在全球广发流行3000多年、为世界三大慢性传染病之一的麻风病,能够在二三十年内就能得到控制。如今,麻风患者无需隔离治疗,在门诊或家里就能得到控制甚至治愈疾病。

而70年代的“绝症”红斑狼疮也是如此。当时国内医学界对红斑狼疮研究近乎空白,不断出现的红斑狼疮患者使得社会被疾病恐惧感所笼罩。在这一情况下,研究麻风病的我被上级指派担起了“擒狼”重任。70年代的红斑狼疮发作原因不明、治疗方案不明,患者两年内的死亡率高达80%,且就算生存下来,治疗过程也十分漫长,对患者的生理和经济都是极大负担。我和同事为了寻找解决方案,只能通过靠查找国外文献进行研究,没有电脑的情况下,一周六天我们基本都耗在病房,最终发现狼疮肾炎是重要病变原因,并且发现可以通过用环磷酰胺静脉注射治疗的方案进行治疗,开创了红斑狼疮治疗的新时代,我也被媒体称为是“擒‘狼’的人”。如今,随着国内外研究的进步,以及新药的出现,红斑狼疮已经不再难医治,社会的态度也开始转变。这些“绝症”的逐一攻克,展现了新中国70年间医学事业的发展变迁,更体现了一个社会的进步和国家走向强盛的过程。

我们总说新中国成果丰硕,其实这些成就就是体现在各个领域,体现在点点滴滴。从基础设施到人民生活水平,再到学科发展,方方面面都体现了国家这70年的繁荣昌盛,更坚定了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。对我而言,这70年,我感恩党的教育和培养,成为了一名为人民服务至今的医生和教师;这70年,我坚决执行党的命令,响应祖国号召,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工作,研究麻风病防治、前往也门援外、下乡搶救流脑、培养基层医生,研究了近50年的红斑狼疮诊治。我可以自豪的说,我践行了对党的承诺,履行了对党和国家的责任,为祖国这70年间的发展贡献了属于自己的力量!

我相信,民富则国富,国强则民安!在这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祝愿祖国更加强大繁荣,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愿人民越来越健康幸福!